微信 | 手机版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护理园地 >>护士手记 >> 正文

护理园地

护士手记

他从阳光中来……

浏览次数:
字号:
+-14

  初次见他,是在深秋的午后,阳光很暖,但风有些凉意。他蜷缩在病床上瑟瑟发抖,两层棉被都掩盖不了他身体的颤抖。床边的母亲泪眼婆娑,不知如何是好。高烧四十度的他还颤抖的对母亲说:“妈妈别哭!别着急!姐姐打完退烧针一会儿就好啦!”我立刻安慰道:“别着急,用上退烧药一会儿就好了。”花样年华的他本该在生长在阳光下,端坐在明亮的教室里,紧张而又亢奋的备战高考,可他却无力去迎接这学业的冲刺!虽然用了药,但高烧依旧不降,母亲把他的双脚放进怀里用体温给他保暖,看到这我心里的酸楚像石子接触水面那般荡漾开来。

  经过几天的治疗,病情较前平稳些了,但病痛依旧纠缠着这个少年。强忍着疼痛所带来的不适,他经常拿着平板电脑坐在走廊里跟着网络教程学习,为的是让母亲可以躺在病床上舒服的睡会儿!长时间的二十四小时全面照护,母亲眼角的皱纹新增了几道,几缕白发也悄悄的在双鬓上攀爬。刺眼的阳光照进了走廊显得柔和了许多,我从走廊的另一头走进来,光撒在他的身上出现一圈光环,走近后我才第一次清楚的看清他的模样,浓密有型的眉毛下忽闪着卷翘的长睫毛,大大的杏核眼跟随着平板上的内容微微移动,高挺的鼻子下,饱满的樱桃小嘴正轻声的念着!他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完美的五官让所有的女生的羡慕至极!我生怕自己破坏了这唯美的一幕,静静的、悄悄的在他身边走过。

  大家都对这个少年喜欢的不行,都说他不仅爱学习,懂礼貌,而且人长得帅!对他的治疗,是我们每天必须争抢着去做的,每每走到他的床旁,他都会微笑着和我们打招呼,每次治疗结束都会用最真诚的态度去说谢谢。在我们值夜班的时候,他晚上不舒服就忍着,每当转病房发现他的任何不适时,他都会说“晚上就一个护士姐姐上班太忙了,我也不是太疼!不麻烦啦。”由于病情的恶化,癌细胞迅速转移至全身,治疗效果不佳的他和家里商量后决定回当地医院姑息治疗。

  出院时,他和我们每一个人微笑着告别,面对我们微红的眼圈,他甜甜的说“姐姐们,等我好了,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待他离去,大家眼眶里的泪水才敢掉下来。多么美好的誓言啊,希望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

  出院后我们也会经常想起他,也经常会打电话做随访,他的妈妈每次就在电话里哭诉孩子每天都很受罪,止痛药也不能缓解他的痛苦,用了好多的方法,也没能见效。就在上周他的管床大夫跟我说起了他,才得知他在前几天已经去世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冰冷的水,全身麻木。我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我反复的去确认了,但是结果仍然没有改变。在放疗科工作了很多年的我,面对的生离死别也很是不少,不能说我冷血,因为对于大部分病人来讲,离世是对病痛的解脱。可是他太完美了,完美到天妒英才了,他还没有开始那辉煌的未来……

  第一次见到他的画面始终在我眼前浮现,空旷的走廊里,仿佛他还在拿着平板电脑带着耳机在那里学习,仿佛他还躺在40床上没有离开。我真的很不舍得他,也忘不了他,有时我在想“他是在什么时候走进我心里的呢,是懵懂的眼神望着我说不痛,还是更早......”我能想象到他的母亲,从得知他生病到最后所经历苦楚,母亲一直陪在他身边,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放弃了红火的生意,把还在上小学的小儿子放到寄宿学校,他的父亲做手术,家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但是母亲都没有离开他半步,母爱的伟大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一直都想给他母亲打个随访电话,怕她控制不住情绪,更怕我自己控制不住,这应该是时间都冲刷不去的伤痛。

  而在今天得到的消息,在他逝去的第七天,他的母亲因为车祸至今未醒……

  忙碌的日子依旧在继续,我继续奔波在路上,偶尔歇歇脚,遥望远方。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职业生涯中最美的点缀。

  你,在天堂过得还好吗?

  精准放疗中心 张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