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 手机版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护理园地 >>护士手记 >> 正文

护理园地

护士手记

我的心灵鸡汤——急症班

浏览次数:
字号:
+-14

  连实习带工作,我一共在医疗系统工作5年了,见得多了一些生离死别和一些为了治病几乎要砸锅的人们。当然还有另外那些导致人家生离死别的人,有酒后驾车的马路杀手,有行侠仗义挂嘴边的社会混混儿……以为会对这一切麻木了,但每当我这样认为是,都会发生一些事提醒我,我无法麻木!

  今天是我们的急症日,也就是所有外伤及运动系统损失的患者都会收治在我们科室。晚上8点我快下班时接到急诊科的电话,要准备两张床位,有两个很重的病人。我刚刚准备好床位正在和夜班曹老师交接班时,两个病人同时到了科室,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看样子都不大。两个人满脸都是血,但神志是清醒的,小姑娘左下肢被外固定材料固定着,膝盖部包裹着厚厚的敷料,但血已经渗过来了;小伙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一脸的血,我已经看不清到底哪里有伤了。两人同时被我们安排到换药室处理伤口。医生仔细查看了两个孩子后立即请了眼科口腔科等额面外科系的同事来会诊并安排了急症手术。小伙子已经自急症科带来了一路液体,而且出血量也不是很多,血管比较充盈,所以抽血检查没费多少功夫;而小姑娘这边已经手脚冰凉了,体质又很瘦弱一直在呻吟,绑上止血带后根本看不出血管来,我曹老师一左一右分别在她两侧扎上止血带,同时寻找适合抽血的粗些的静脉。这时,眼外科的医生已经开始给小姑娘消毒眼部开始缝合了,我们的医生也打开了她腿部的敷料,查看评估她左膝部的伤口,就听见小姑娘嗷的一声惨叫,我不自主的回头瞅了一眼她的伤口,3-4寸长横在膝盖上,深的我可以直接看到她的骨关节,下意识的说了句“天呐!”,给她扎液的手不由的顿了下,之后就强按下心里的恐慌情绪,继续我手头的工作。同一时刻,口腔科的同事也开始给小伙子做缝合了,因为他们两个是头对头安置的,我在女孩这边,只能看到男孩的头部,身上的伤就看不见了,男孩头上左侧额部至眉骨处,有一个呈Z型的创口,有1cm深,皮已经向外侧翻了,在消毒伤口做局部麻醉,准备缝合时,他也开始了惨叫。一时间,惨叫和哀号声此起彼伏的从换药室传了出来,听的连我们这些医护人员都有些心悸的感觉了。我们都无法安慰他们,因为这些痛苦都是必须经过的,我们能做到的,就只是和他们说话,转移他们注意力和迅速的做好术前准备准备手术。通过谈话我知道了,男孩17岁家是郊区的,女孩是外市的人,也是17岁,两个人都已经不上学了,至于晚上为什么出来和怎么受的伤,我没敢问,因为我也不想他们再回忆那些经过。术前准备完毕后,我和曹老师出了换药室,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曹老师催我回家,我等了等,看已经没有太需要帮忙的地方了,说了句忙不过来给我电话后,就换衣服出了病区,临上电梯的那一刻,我还能听到从病区里传出的苦叫声。

  今天晚上有雨,天气也比较冷,但当我呼吸到夜间这清凉的空气是,我是无比的感叹,安全的活着绝不是一种必然而是是一种幸运,是绝对的幸福,希望我珍爱的家人们、亲密的朋友们及我在乎的那些人……我们要永远留住这种幸运,认真把握这种幸福。

  骨三科 付博